哩咿哈

无人知我名

【青霄】《十日夜》第一日

啧,断个后路吧,进不进另说,不扒马,我们不扒马

好多年没写文了……当复健吧

======================================

BGM:背对背拥抱/最佳损友/漩涡

 

WARNING:十分有病工作室、专业OOC三十年小分队、OOC总比一年都没粮好有限公司

 

SUM:离婚夫妻被迫共处一室,彼此间的旧账十天十夜都翻不完,世上真是没有比这更尴尬的事了。

 

 

01 、第一日

 

他闯进一片迷雾。

 

这灰绿的雾气四下弥散,挟着一股酸咸的腐臭填满视野,犹如张开千爪万肢的怀抱,湿漉漉地扭曲舞动,将整个树林都裹进一团黏腻的恶霾里。

 

蓝衣青年手持长剑,谨慎地向前踏了一步,足下湿黏的淤泥应声下陷。待他想起扭头回看,身后的来路已被那绿色雾岚层层遮掩,四下迷离难辨,可见不过丈许之间。

 

“惨了惨了。”青年用力挠了挠头,“说什么来调查迷障,结果我自己先稀里糊涂地一头扎进来,这不是铁定要被执剑长老念成个熊了嘛!”

 

 

他回身茫然四顾,原地团团转了几圈,似是一时打不定主意该拿眼前的迷障怎么办,又不敢胡乱走动。正是进退维谷,眼前的雾气再次变化,犹如墨点坠落湖面,凝成缭绕的浓郁藻绿浮线,悬在空中飘飘摇摇地荡着。

青年暗自骂了句邪门儿,犹豫是否要上前查看,一阵林木簌簌声挟着凉风响起,犹近在耳畔,紧接着便是忽近忽远的人声。

 

“诶诶~别动。”那人声气定神闲道,“傻小子,我看你脑壳儿不大,胆子倒是不小。”

一个“胆”字尚未落地,深青剑光倏忽乍起,犹如渊突银龙、奔雷映目,撕风裂空而至,一口衔住那诡秘的绿丝,剑花遂舞,利落地将空中悬浮的雾线绞了个干净。

 

 

青年本还瞪着眼睛看那剑光,待一抬头看见来人的脸,棕色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云前辈!你怎么也跟来了?”

来人看起来比他更为惊讶,险些连脸上的笑都挂不住:“你……竟会认得我?”

“不,不对,你、你不是云前辈。”青年迟疑地打量着他,挠了挠头,“你救了我,应当不是恶人,可你为何会同云前辈长得这么像?啊、你莫非是……”

 

一身游侠打扮的青衣男人还剑入鞘,有模有样地抱着手臂站定,看着倒有些雀跃,“不错、不错,这么说,你认得天河那臭小子。”

“我姓云,上天下青,按辈分算嘛,是你那云前辈——嘿!云前辈——的老子。”

 

“但你叫我云老前辈也着实太老了点儿。”云天青说着,已然细细琢磨起来,“你还是叫我云前辈,至于天河那小子,我是他老子,虽不过是个称呼,也自然是要比他先的,就让他打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

 

“云前辈。”青年小声唤他,“晚辈问个问题成吗?”

 

“年纪轻轻吞吞吐吐的,有话快说。”

 

“您不是已经、已经……”

 

死了很多很多年了吗?

 

云天青脸上的神情一沉,一瞬间竟像是个与之前截然不同的人。

 

青年想起偶然听云天河提过,云父生气时十分可怕,忍不住缩了一缩,但年轻男人脸上的阴翳就像天上轻云,来了又走,转眼已经又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这个嘛——”云天青看上去有些尴尬,然而那尴尬又好像是个潜藏的玩笑,“按照道理,我确实是死了很多年了。平时在鬼界看看儿媳妇,等等我师兄,但突然有一天,我酒醒一睁眼,就在这里了。”

 

“至于究竟怎么来的,我到现在也是没搞清楚。不过大丈夫顶天立地,既来之则安之,鬼界虽没什么不好,在人间却也没什么不行——这些细枝末节就不要计较了嘛。”

 

“哎,你这小子,我救了你的小命,你却这也要问,那也要问,还连名字都没报上来,也太不爽气了吧。”

 

 

 

青年被他晕晕乎乎地绕了一圈,倒也没去细细分辨,张口欲答,无意瞥见云天青身后的雾岚一动,描出个蒙蒙的影子。

 

灰绿色的雾如同一池冰冷的湖水,向两边渐次褪去,他先是看到来人苍白的指尖,在雾泊中若隐若现的红色长发与广袖,之后是光洁的前额和眉心血红的一点朱砂。

 

那人的声音先于他的容貌而至,有如湖中燃冰,平稳而疏冷,冰面之下却是云谲波诡:“云天青,你倒是会挑时候。偏偏今天……”

 

来人停下话头,抬眸望向多出的不速之客,片刻后冷冷挑起了眉。

 

青年自然知道来人是谁的。

 

云天河在这几百年里念叨的人不多也不少,却总也避不过这个人的名字。那眉心朱砂如同云家父子的相貌一般不容错认,然而他实在搞不明白的是,怎么不止死了几百年的云天青在这儿,居然连本应囚于东海之渊的玄霄也在这儿。

 

青年在两人之间扫了一眼,已然感觉到气氛的不妙,再念及道听途说过的百年前一段琼华情仇与恩怨,顿觉人若只生一条舌头,着实难以描绘这番情境下的心景。

 

这一切千回百转只发生在短短一瞬间,可叹他那自报家门的话头已收不回来,青年的声音在舌尖打了个突,于空旷迷雾中兀自回响。

 

“晚辈乃是奉执剑长老故友云天河云前辈所托,来此查探这迷障之事。”

 

“晚辈姓钟,钟情的钟,星宿的宿。”

===========================================

   钟宿                                                                     ○REC

“看到玄霄前辈的一瞬间,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我都要替他们犯尴尬恐惧症了好吗!”

“感觉?当时我只觉得脑子里话闪太快嘴不够用——俗称脑内弹(羊)幕(驼)太多屏幕来不及闪!”

评论(7)
热度(21)
©哩咿哈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