哩咿哈

无人知我名

【青霄】成为世界第一的神奇宝贝训练大师!(上)

*大龄中二 ,冷笑话
*来不及写贺文挖出的陈年(n≥3)旧饼
*唯一技能:OOC

本文又名“出发!太平镇的智天青!与皮卡霄的相逢!”
PM的TV版神奇宝贝所以基本用TV智的设定……和99级的皮神【

情人节快乐

01

今天对于太平镇而言,依旧是普通而太平的一天。

这百来亩的村镇统共不过十来户人,家家比邻,世代耕农。添一二新丁,得三四顽童,过四五春秋,见七八豆蔻,八九十儿郎姑娘相互倾心,便又是新的一轮冬春。

每日每日都过得一个模样,每年每代便也没了什么区别,就连先祖入朝为官的往日光耀,都成了故事里的故事。

就像是世间所有宏大的版图与轰响的波澜,都微缩成了不过铜钱大小的孔眼...

查看更多

【青霄】Absolute Control 0.5

仙古混,青霄,少量初夜

*多年残疾无法复健,OO个大C,自觉避雷

**本是奔开车去的,鬼知道我都经历了些什么,断后路

***对车挑剔,四轮以下不放,故不坑有车,坑就没车

夙莘进门的时候,场内已有了些人。空气里交织着细碎的耳语和打量,一时倒显得安静。玄震穿了套规矩的正装端坐着,在靠边的大桌旁冲她扬了扬手,一如既往地实诚又体贴。他身边的李寒空一脸晦气地瞥了瞥嘴。

她四下张望一圈,左右没看到几位正主,便在众人的注目礼下一摘墨镜,噔噔噔地往玄震那儿去了。

这是毕业十年来,琼华大学驱魔院剑修系3班的第一次同学聚会。

说是琼华剑修系的同学聚会,现场往来的却有不少流月交互系的毕业生,席间游走穿...

查看更多

【青霄】喜悲(下)

【青霄】喜悲 (上)

【青霄】喜悲 (中)

她回过神时,已然站在了战场边缘。

黑色道靴踏上灰白石板,留下沉闷的轻响。夙汐用力抹了一把脸,五指扣紧手中长剑,继续向前行去。

由剑舞坪向卷云台的通路靠近双方交战处,因琼华失利不断,一路且战且退,道上已鲜有弟子把守。这一路静到毛骨悚然,走得叫人心惊肉跳,沿途狼藉更令她警觉到了极点。

卷云台荫翳下的地势更为开阔,四下一览无余,虽不必担心遇伏,却也无处藏身。周遭几处明显发生过激战,血迹溅落在白色石板上,形成一道道暗红色的尖锐刀痕。再靠得近些,便听得纷乱的脚步声,仓促又毫无章法,如鸟兽奔逃四散,戚戚惶惶而来。

夙汐深吸了口气,...

查看更多

【青霄】喜悲 (中)

【青霄】喜悲 (上)

【青霄】喜悲(下)

 
*没时间所以断断续续N次写的,遂成杯具

**本来没有中。小师妹只是cp真爱粉,青霄only。

03

她站在昆仑巍峨山门之下,如同一株攀于危索的蒲草,在暴风中显得摇摇欲坠。

天色很暗。

岚雾将群山层叠笼罩,连绵峰峦掩上一股阴郁的黛绿,哪怕自高处远眺,也不过是满眼迷惘的灰茫。

刻有阵法的砖支离破碎,断肢般横斜在地。琼华山门正对昆仑风口,失去了术法屏障的大门裸露于风海中,狂风剔骨锥心,昼夜未止。

这衣衫单薄的少女在沉浮的风口瑟缩不已,犹如一点欲灭未灭的星火。她残存的躯体在冷风中逐渐麻木,世界也变得模糊而遥远。

但她仍...

查看更多

【青霄】喜悲 (上)

【青霄】喜悲 (中)

【青霄】喜悲(下)

短篇

*多年旷工,身带残疾,未能复健

**多年OO,常年带C,第三人视角,青霄only

***讲点浪漫

《喜悲》

01.

夙汐有些忧郁。

身为太清门下最为年幼的弟子,夙汐的仙缘说来平平淡淡,修为进境也毫不打眼。她本根骨无奇,因机缘拜入琼华,自己没什么高远志向,太清又事务缠身,对于这个最小的弟子,自然也没有给她过多期许。

与几个光风霁月的同门师兄相较,这小小的姑娘便有如粒珠仰视骄阳,几乎称得上是平庸无为。

好在夙汐的心性尚佳,并不为此烦恼,人又生得亲切甜美,笑起来像是摇摇曳曳的细小野葵,颇得师兄、师姐的喜爱,一本正经叫“夙...

查看更多

【青霄】《十日夜》第二日

*这篇文开始显现出它十分不正常的地方了……OOC什么的……臣妾管不了了!语言节奏什么的!我也管不了了!太久没写了!(

**本文主要视角是双线

时间线 日:钟宿进入迷障

时间线 夜:青霄二人进入迷障

===========================================

03、第二日

“哎,师兄,我不是……”

玄霄头也没回地用袖子将他拂开,连眼皮都不惜的抬一下,左手捏诀隔空一按,十丈之内瞬间炎火环绕,浓雾见之却步,作鸟兽四散而去。

云天青跟在他后面拖长音调又叫了声师兄,见玄霄不理会,便也耸耸肩没了声息,甩手望望荒林中千篇一律的绿霾,看着倒也不似...

查看更多

(๑•̀ㅂ•́)و✧

【青霄】《十日夜》第一夜

*啧……写得不够狗血,这么酸爽的梗被我写成流水账不开心

**我是黑(x

===================================

02、第一夜

云天青本已死了很久很久了。

 

他死的时候还是个年轻英俊的男人,故而死后仍旧是个英俊潇洒的男鬼,便是在鬼界长期滞留的众鬼中,也算是小有些名气的。

 

对于云天青而言,死了这回事说大不太大,说小也不太小。他并没有什么非未完成不可的心愿未了,却也称不上是毫无遗憾地告别人世。

 

遗憾——这个词是云天青十分不乐于回想的。他并非喜欢拘泥于过去之人,更不爱追忆往昔,既有眼前未尽之事值得挂心,便没有道...

查看更多

【青霄】《十日夜》第一日

啧,断个后路吧,进不进另说,不扒马,我们不扒马

好多年没写文了……当复健吧

======================================

BGM:背对背拥抱/最佳损友/漩涡

 

WARNING:十分有病工作室、专业OOC三十年小分队、OOC总比一年都没粮好有限公司

 

SUM:离婚夫妻被迫共处一室,彼此间的旧账十天十夜都翻不完,世上真是没有比这更尴尬的事了。

 

 

01 、第一日

 

他闯进一片迷雾。

 

这灰绿的雾气四下弥散,挟着一股酸咸的腐臭填满视野,犹如张开千爪万肢的怀抱,湿漉漉地扭...

查看更多
©哩咿哈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