哩咿哈

无人知我名

【青霄】Absolute Control 0.5

仙古混,青霄,少量初夜

*多年残疾无法复健,OO个大C,自觉避雷

**本是奔开车去的,鬼知道我都经历了些什么,断后路

***对车挑剔,四轮以下不放,故不坑有车,坑就没车

夙莘进门的时候,场内已有了些人。空气里交织着细碎的耳语和打量,一时倒显得安静。玄震穿了套规矩的正装端坐着,在靠边的大桌旁冲她扬了扬手,一如既往地实诚又体贴。他身边的李寒空一脸晦气地瞥了瞥嘴。

她四下张望一圈,左右没看到几位正主,便在众人的注目礼下一摘墨镜,噔噔噔地往玄震那儿去了。

这是毕业十年来,琼华大学驱魔院剑修系3班的第一次同学聚会。

说是琼华剑修系的同学聚会,现场往来的却有不少流月交互系的毕业生,席间游走穿梭,神色自若,看着与琼华的学生颇有些熟悉。

当年学生宿舍恰逢改建,那一届琼华驱魔院与流月大学偃甲学院人机交互系的学生只有一墙之隔,无论是点外卖还是收快递,两校学子都充分发挥了互帮互助的同学爱,关系自然也亲近。

不过这些都不是流大的学生出现在华大同学聚会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大家都是来看热闹的。

这次同学聚会照例由兢兢业业的团支书玄震主办,众所周知,这位老好人是剑修系草云天青和话题人物玄霄的室友,也算半个风暴中心的人物。

玄霄素与玄震交好,自然答应破例出席,流大的瞳大院士出人意料地放弃了实验室的一亩三分地,应邀而至,连带着流月城驻地的沈指挥官也颇来了几分兴致。

而据相关人员可靠消息,云天青这厮终于从青鸾峰驻地回来了。

如此阵容齐聚一堂,知情人士们内心的八卦之魂瞬间熊熊燃烧。

毕竟流大和华大也不过数墙之隔,这些那些事在背地里传播的速度,就像黄梅天里暗生的霉斑,点点面面、无孔不入。

至于热闹嘛,谁不爱看呢。

夙莘入座后也不管李寒空的脸色,净顾着同夙瑶搭话,又叫了酒自顾自地喝。李寒空眉目挤了挤,没几分钟,到底败在酒瓶的石榴裙下,两个酒中恶鬼你一杯我一杯交替起来。

衣浪窸窸窣窣是潮汐轻来,酒杯叮叮当当是潮汐轻去。

夙莘举着杯子嘲弄地嗤他一声,比了个“瞎JB站队”的嘴型,李寒空去去去地嘘她。

酒过三巡,内场已陆陆续续到了不少人,流月城驻地华月和沧溟的相携亮相吸引了不少目光,嗡嗡的交谈声如同水纹般荡开,描出了暗涌的流向。

聚会定在七点开场,身为话题中心之一,久未露面的云天青倒难得准时了一回,一身蓝白迷彩夹克装蹬深棕长靴,初冬的天里面也就套了件白T恤,颈间嵌着弹头的银链吊牌很有些大俗大雅的味道。

这男人生得黑发英眉,偏有双桃花大眼,俊朗里透出股轻浮的多情来,便是风尘仆仆,似笑非笑地一弯也看得人满眼生花。

云天青脚程快,犹如来去带风,脑后的马尾也打着飘,背上那把重铸的秋水盈盈地蓝。

李寒空望着云天青直咂舌,止不住地骂娘:“我就说,什么狗屁下放青鸾峰驻地,送他回老窝几年,精神焕发得跟纵虎归山似的,又他妈帅了。”

说话间云天青已到了跟前,在李寒空旁边一屁股坐下,这才懒洋洋看他一眼。

后者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个来自亲友的熊抱。

云天青又笑,神气终于比刚才认真了些。

夙莘与云天青是过酒的交情,学生时代算得上感情甚笃,三言两语便跟他搭上了话,三个人又咣咣咣地举杯敲桌,忙不迭地上酒,连带着还把前来劝阻的玄震也一起拖下了水。

没几分钟,轮到终于把自己从实验室萝卜坑里拔出来的瞳大院士亲临现场,流月城名人凑齐一桌麻将指日可待。

然而就在众人伸长脖子等沈夜的时候,玄霄不期而至。

来人眉目携风带雪,见之无不凛然,甫一踏进会场,室内温温絮絮的低语便一扫而空。红眸白肤黑色风衣,眉间三瓣朱砂烧得狂妄又傲慢,犹带一丝血腥之气,背后羲和烈烈无声。

半章,TBC

评论(1)
热度(20)
©哩咿哈
Powered by LOFTER